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專題報道>正文內容
  • 前任指控、現任否認 ST圍海股東“內斗”反轉再反轉
  • 2019年12月17日 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近日,ST圍海一紙公告將公司股東的桌下矛盾直接搬上臺面。上述公告一經發布即迎來當事方反擊。ST圍海大股東浙江圍海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圍海控股”)立即召開媒體說明會,原董事長馮全宏直指公告存在虛假信披,且未披露現任董事長、同時也是二股東的仲成榮對上市公司資金不合理安排的問題。

股東內斗到何種地步,上市公司才會主動向全市場公開“公章搶奪”的家丑?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ST圍海就做了。

近日,ST圍海一紙公告將公司股東的桌下矛盾直接搬上臺面。通過這則細節生動的公告,投資者對混亂場面恍若身臨其境,卻又不禁疑問——到底怎么回事?

上述公告一經發布即迎來當事方反擊。ST圍海大股東浙江圍海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圍海控股”)立即召開媒體說明會,原董事長馮全宏直指公告存在虛假信披,且未披露現任董事長、同時也是二股東的仲成榮對上市公司資金不合理安排的問題。

而對此仲成榮說法完全不同。16日晚間仲成榮對記者回應稱,公章肯定是搶的、虛假披露也不存在、資金安排并無特殊性。 16日,深交所也發出關注函,要求公司對近日回應與公告內容存在不一致一事進行核實。

股東爭斗從桌下到臺上愈演愈烈,ST圍海股價也因此受到影響,截至今日收盤報2.97元/股,逆勢下跌2.94%,公司股價今年已經累計跌去了三成。

搶沒搶公章?仲成榮:“看監控”

12月13日晚間,ST圍海發布公告稱,上午9時45分左右,圍海控股提名的擬任董事馮婷婷、張人杰,公司股東李澄澄和陳美秋聯名提議的擬任董事黃曉云,以及一名身份不明人員一起進入圍海大廈5樓公司財務總監胡壽勝的辦公室。

馮婷婷是馮全宏之女,李澄澄馮全宏的女婿。

公告還稱,上述人員以“為了公司順利發展,減輕財務總監個人壓力”為理由,要求胡壽勝將公司財務專用章、財務部門章及公司所有網銀U盾移交給他們。隨后馮婷婷與黃曉云兩人一起將財務總監抽屜里的東西拿清,強行帶走,并留下身份不明人員限制胡壽勝的人身自由,反鎖門把胡壽勝看管在辦公室內,不讓其打電話、上廁所及開門。后因雙方吵鬧,引起同事注意,胡壽勝才得以脫身,隨后借同事的手機將此事向現任董事長仲成榮、總經理陳暉、原董事長馮全宏予以匯報。公司立即報警。

在馮全宏的協調下,馮婷婷在11點前僅歸還了胡壽勝的個人資料。

但是,對于上述說法,馮全宏、黃曉云兩位當事人本人卻有另一套說法。

15日,圍海控股召開媒體說明會,馮全宏稱,圍海股份的公章、財務章交接,是圍海股份公司財務總監根據目前處于特殊時期情況,主動提出的。

“財務總監(胡壽勝)是后期迫于某些壓力,給出了不同的描述。”馮全宏說。

他告訴記者,12月12日下午及12月13日上午胡壽勝主動提出將相關印章及銀行復核U盾交與圍海控股。12月13日上午,圍海控股委派其與上市公司財務總監胡壽勝達成合意后,按約定進行了相關印章及銀行復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

“財務總監親筆書寫了交接清單,我在交接清單上進行了簽字確認。”馮全宏稱。

值得注意的是,擬任董事黃曉云也在會上表示自己當時并不在現場,從未參與在上述兩次資料交接過程,對事件過程完全不知情。

他告訴記者,為此已向圍海股份董事會去函,同時抄送寧波證監局、深證交易所,要求圍海股份公開公告,對其道歉,消除對其不利影響。

事實究竟如何?黃曉云到底參沒參與公章搶奪?

“胡壽勝把人認錯了。”仲成榮對此辯稱,當時公司報警了,但是把黃曉云認錯了。由于胡不認識黃,將人認錯,但搶奪公章一事確實存在。

“人數是對的。現在公安局正在看監控錄像,” 仲成榮對記者稱,當時確實是四個人,至于是誰還要通過視頻再做確認。

誰挪用了公司資金?

3個多月前,公司還一片祥和。7月31日,在公司時任董事長馮全宏主持的董事會上,全票贊成了對仲成榮等董事、監事的提名。

但是如今雙方已然分歧加大,難以彌合。

12月12日,圍海股份收到部分回籠資金,關于該回籠資金的使用引發“鬧劇”的導火索之一。

據馮全宏稱,12月24日,圍海股份公司將召開臨時股東會,現有全部董事、大部分監事面臨被免職及被更換,為保障圍海股份公司的正常運營及平穩過渡,同時,加上時至年底,維穩工作艱巨并突顯,因此,寧波市高新區管委會在工作聯席會議上要求,對圍海股份公司的回籠資金要專款專用,優先用于農民工工資、員工工資、施工項目的流動資金等,并對“圍海股份公司建立銀行、資金、維穩的專人專辦機制,事項到人,責任到人”。

據馮全宏稱,12月收到回籠資金后,仲成榮系當即要求圍海股份公司財務總監在當日將其中1.1億元撥付至其指定帳戶,優先償付其單方款項。

但這一說法仲成榮完全否認。他告訴記者,圍海股份在過往收購時確實還欠自己1.2億資金,曾經也發過律師函要求將該筆資金如數補上。但是,自己并未因此要求回籠資金優先撥付給自己。

“2.3億中有3000多萬是用于支付小股東的稅金,已經拖了一年了,這3000多萬以外的錢沒付給我,我也沒要。”仲成榮稱。

真假“黃金降落傘”

原董事長馮全宏在溝通會上表示,以仲成榮為董事長的第六屆董事入主后,開展一系列“去圍海化”的動作,上市公司淪為內部人控制的公司,內部人控制的結果是導致除內部控制人外的其他股東利益均受損。

其中就包含對于“黃金降落傘”的不滿。

所謂黃金降落傘,指企業的高級管理層,在失去他們原來的工作后,公司從經濟上給予其豐厚保障,最早產生在美國。“黃金”意指補償豐厚,“降落傘”意指高管可規避公司控制權變動帶來的沖擊而實現平穩過渡。

馮全宏稱,仲成榮和總經理陳暉未經過董事會薪酬委員會同意,于2019年12月,安排上市公司與管理層簽署《勞動合同補充協議》,規定高管可以單方面辭職,上市公司必須承諾無條件支付巨額賠償金。截止聲明發表日,上述“勞動合同補充協議”未進行董事會表決,也并未對協議內容進行詳細披露。

“高管可以單方面辭職,上市公司必須承諾無條件支付巨額賠償金,估算可能發生賠償金總額超過4000萬元。”馮全宏稱,據員工反映,仲成榮還在管理層會議,要求高管在12月24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前,集體辭職。

記者在就此事詢問仲成榮時他卻直言,沒有“黃金降落傘”一事,所謂的賠償是為此前公司存在違規擔保,資金占用等事項再度發生的預防針。

ST圍海曾對外披露稱,公司通過自查發現存在疑似合同詐騙的違規擔保情形,涉及金額約3.7億元,但隨后控股股東告知ST圍海,沒有該筆違規擔保的原件等關鍵資料的留底。

在11月7日的公告稱,鑒于圍海控股、馮全宏等人嚴重損害公司及廣大中小股東的利益,對外構成越權和無權代表等原因,公司于10月30日以馮全宏、顧文舉、圍海控股為被告向寧波市中級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據仲成榮介紹,該項賠償就是為此所設,而賠償金并不是單方面辭職即可達到,需要同時滿足幾個因素:“如果發現董高監和大股東出現違法違規擔保,提出投訴后檢舉材料經公安和司法鑒定,遭到脅迫后辭職才可以獲得賠償。”

從蜜月到翻臉

2017年,圍海股份向上海千年工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千年投資”)、仲成榮等31名交易對方收購千年設計88.23%股權,仲成榮因此入局。

目前,千年投資實控人仲成榮及其配偶實際控制ST圍海合計8326.32萬股,約占總股本的7.28%,為上市公司二股東。

今年8月,以仲成榮為董事長的第六屆董事會替換了原圍海控股董事長馮全宏為首的管理團隊。

11月14日,ST圍海公告稱,控股股東圍海控股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要求罷免現任董事長仲成榮在內的六名董事會成員以及三名監事會成員,同時一并提請重新選舉相應的董事會監事會成員。

自8月16日ST圍海董事會換屆以來,管理層與大股東的矛盾愈演愈烈。

但是分歧早已埋下。今年5月24日,ST圍海發布公告控股股東與寧波交投簽署《股份轉讓框架協議》,擬將ST圍海29.8%的股權轉讓給寧波交投,用于解決上市公司與圍海控股之間的違規擔保事項。值得注意的是,時隔3個月,另一家上市公司寧波建工宣布了控制權轉讓事項,而受讓方正是寧波交投。

馮全宏表示,自己一直在積極對接洽談國企央企背景的戰略投資,目的在于解決違規擔保問題,但他懷疑仲成榮早就在籌謀上市公司控制權。

對此仲成榮也進行了否認。他稱,資產引入必須滿足三個條件,首先是資產超千億,比如國企背景;第二是必須有胸懷,愿意把錢放在寧波,第三是必須有協同效應。

股東糾紛塵埃紛擾未定,上市公司業績卻一日不如一日。2019年前三季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966.94萬元,同比下滑51.72%,扣非后業績下滑已超過70%。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排列五投注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精准 极速赛车分析技巧 体彩福建22选5 配资炒股流程上上盈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每天多少期 股票内盘大于外盘是 机选20选5河北福彩 p2p理财平台一共多 江苏7位数走势图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下载 江西11选五投注技巧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怎么看股票涨跌 000056股票行情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