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數字披露>正文內容
  • 浩洋電子“外患”難去 收入和支出“內憂”盡顯
  • 2019年01月05日 來源:證券市場周刊

提要:在“外患”影響明顯的同時,浩洋電子的“內憂”也是非常明顯的,其財務數據方面有多處疑點是需要企業進行合理解釋的。

在“外患”影響明顯的同時,浩洋電子的“內憂”也是非常明顯的,其財務數據方面有多處疑點是需要企業進行合理解釋的。

13年前,蔣偉楷、蔣偉權、蔣偉洪及他們的姐夫林蘇共同創建了主要生產舞臺娛樂燈光設備、建筑照明設備和桁架等產品的廣州市浩洋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浩洋電子”),13年后,經歷商戰洗禮的浩洋電子終于跨入了擬IPO公司行列,擬在深交所首次公開發行新股不超過2108.20萬股。

報告期(2015年至2018年1~6月)內,浩洋電子營業收入中有八成來自外銷出口,這意味著公司經營利潤水平的高低受國際貿易摩擦、匯率波動等“外患”因素影響明顯。而在“內憂”方面,浩洋電子的財務數據中也存在著多處疑點,需要公司進行及時合理解釋。

貿易戰、匯率變化對經營業績影響大

根據招股書,浩洋電子在報告期內外銷收入占比分別為74.27%、72.10%、82.79%和85.76%,不但占比很高,而且呈逐年上升趨勢,由此可知其經營業績是高度依賴外銷出口的。然而,隨著近兩年外貿形勢越來越復雜,特別是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很大的背景下,浩洋電子的外部經營環境并不樂觀的。

在招股書中,浩洋電子明確表示:“2018年9月17日,美國政府宣布將對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將于2018年9月24日起對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在原有關稅的基礎上加征10%的關稅稅率,并將在2019年1月1日起在原有關稅的基礎上加征關稅稅率至25%。其中,2018年9月24日在原有關稅基礎上對中國產品加征10%的關稅稅率的政策已生效,未來加征的關稅稅率是否提升至25%取決于未來中美政府之間磋商的結果。”

另外,招股書還披露了浩洋電子曾遭受美國“337調查”的情況,只不過在2018年8月8日,ITC行政法官發出最終裁決,終止了對浩洋電子的調查。

雖然從招股書所披露的相關信息來看,去年最熱門的中美貿易摩擦之事對浩洋電子經營業績的影響尚未在最新財報中有所體現,但匯率的波動對營業利潤的影響卻已得到了清晰反映。如在2017年財報中,浩洋電子的年度利潤總額就同比減少了3955.72萬元,降幅高達37.14%,原因除了股份支付增加管理費用1099.73萬元的影響之外,另一個重大影響因素就是匯率的變化。公司表示,2017年由于匯率變化,匯兌損失高達1214.15萬元。

在“外憂”問題尚無根治下,記者還發現浩洋電子的“內憂”其實也是不容忽視的,財務數據中存在很多難以解釋的疑點,如營業收入不能獲得現金流量及應收賬款等數據的合理匹配,采購支出數據混亂等。

營業收入數據異常

招股書披露,浩洋電子在報告期內營業收入是持續增長的,但是,若深入分析涉及營收的財務數據,則可發現其營業收入與現金流量、應收賬款等經營數據在財務勾稽上并不匹配,相互之間出現了大額差異。

例如在2018年1~6月份,浩洋電子當期營業總收入為32140.17萬元(見表1),其中85.76%是外銷收入,國內部分因5月1日起增值稅稅率下調影響,則有六分之四的內銷收入需按17%稅率征收增值稅,而六分之二的內銷收入按16%稅率征收增值稅,由此大致計算出2018年上半年的含稅營業收入達到了32902.96萬元。

根據財務勾稽的一般原理,這個規模的含稅營業收入在招股書所披露的財務報表之中必然體現為相同規模的現金流量或者應收款項等經營債權的增加,兩者形成合理的匹配關系。

現金流量表數據顯示,浩洋電子2018年1~6月“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32213.28萬元,和同期含稅營業收入進行勾稽,存在689.69萬元差額,即理論上將有689.69萬元的含稅收入因未收到現金而需要形成相同金額的經營性債權,體現在資產負債表中。

然而從資產負債表來看,公司2018年6月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9822.94萬元,再考慮所計提的1392.66萬元壞賬準備,兩項合計比期初相同項目的金額增加了1274.97萬元。由此可見,真實經營債權增加額明顯要比理論增加值要多,金額多出585.29萬元。那么,是不是同期預收款項出現相同規模的增加,恰好對沖了這部分差異呢?

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預收款項502.05萬元和期初金額804.95萬元相比較,不但沒有新增,相反還減少了302.89萬元。而就在這一增一減中,差額擴大到了888.18萬元。

如果說2018年上半年含稅收入與現金流和經營性債權存在800多萬元金額差異還不足以引起注意,那么,2017年的差異就明顯大多了。

2017年的營業總收入為57908.44萬元,其中82.79%的外銷收入一般不考慮增值稅銷項稅額的問題,那么,按17%稅率計算內銷收入的增值稅,則這年的含稅營業收入為59602.67萬元。

同期,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高達60751.70萬元,與含稅營收勾稽,超過了同期含稅營業收入1149.03萬元。理論上,這多出的現金很可能是經營債權的收回所致,意味著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出現相同規模的減少;也有可能是通過預收款的形成預先獲得了較多的現金流入所致。

在經營債權方面,2017年年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合計8690.33萬元,加上計提的壞賬準備1250.30萬元,合計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合計金額多出了1922.93萬元。與此同時,這年年末的預收款項804.95萬元也比上一年年末預收款項多出417.81萬元。綜合起來,應收和預收兩個項目實際上使得經營債權增加了1505.12萬元,而不是債權收回并減少。

綜合上述對2017年財務數據的分析,不但出現“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比含稅營收多出1149.03萬元的情況,而且還出現了經營債權不減反增1505.12萬元情形,一增一減,現金流量及經營債權與含稅營收間出現了高達2654.15萬元的差異無法解釋的情況。當然,用同樣的分析方法,記者還發現2016年浩洋電子的含稅營業收入與現金流量、經營債權之間也存在1368.66萬元無法合理匹配的問題。

在報告期內,浩洋電子連續出現財務數據之間無法相互匹配的大額異常,著實讓人懷疑其披露的與營業收入相關數據的真實性。

混亂的支出

報告期內,除了營業收入中出現的異常外,在浩洋電子的采購中也出現支出金額高于采購額的情況。

其中,在2018年1~6月份,浩洋電子主要原材料采購金額合計14831.05萬元,同時還有不含稅的能源采購金額146.06萬元,兩項采購額合計有14977.11萬元(如表2所示)。

由于2018年5月1日以后增值稅稅率下調,若以17%的稅率計算其中六分之四采購額的進項稅額,而以16%的稅率計算另外六分之二采購額的進項稅額,則2018年上半年含稅采購金額大約達到17473.30萬元。

根據財務報表,2018年1~6月“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高達18736.36萬元,比含稅采購金額多出了1263.06萬元,可見現金流量流出不但足以覆蓋同期采購而且還可能償還了部分往期賬款,即同期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應該會出現相應規模的減少。

可事實上,2018年6月末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合計7644.97萬元相比于期初7123.88萬元合計金額不但沒有減少,反而還增加了521.09萬元。一減一增,含稅采購金額相比于同期現金流量、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反而少了1784.15萬元。那么,這是不是同期預付款項出現了大幅增加所致呢?

2018年6月末,預付款項金額為655.21萬元,相比于期初的金額不僅沒有增加,相反還出現了166.11萬元的減少。由此,進一步使得上述差額增加到1950.27萬元。也就是說,浩洋電子在2018年上半年有1950.27萬元的現金支出沒有形成相應金額采購,不知流向了何處。即便我們再謹慎一些,將上述1950.27萬元差額沖抵同期外協加工采購金額514.39萬元,仍有1435.88萬元差異金額無法解釋。

此外,再結合2018年上半年的固定資產原值、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原值、其他非流動資產的增減情況,剔除出現減少的項目,可知這幾項長期資產合計增加3660.97萬元,比同期“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903.13萬元要多出2757.84萬元,這會使得應付賬款出現相同規模的增加。

可若上述采購相關數據中“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包含了購建長期資產而產生的應付賬款,則結果差異是讓人吃驚的,因為2018年6月末“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僅比期初增加了521.09萬元。

若2018年上半年無形資產的增加額是從其他非流動資產項目中轉入的,那么,并不會由于購建長期資產而產生大額應付賬款,長期資產增加額基本能夠被“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覆蓋,從而反過來也就不能解釋上述采購中出現的大額異常。

不論如何,在招股書中所披露的各項財務數據中,都難以找到合理解釋采購數據異常差額的信息,顯得浩洋電子2018年上半年的采購支出相當混亂。

類似的,2017年全年的采購數據也出現了跟上述情況相同的混亂情況,而且差異金額更大。在2017年主要原材料采購金額27076.46萬元、能源不含稅采購金額338.51萬元的基礎上,統一按17%稅率考慮進項稅額,則含稅采購金額大約是32075.48萬元。但是,同期“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就高達36960.03萬元,現金流量多流出4884.55萬元,理論上應該體現為應付賬款等經營債務的減少。但是,2017年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增加576.01萬元,沖抵預付款項增加的206.38萬元,實際上經營債務新增了369.63萬元。一減一增下,仍有5254.18萬元的支出沒有形成采購。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新聞排行
排列五投注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陕西11选5规则 任2 青海快三哪里买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宝彩 东北期货配资 云南11选5玩法 股票涨跌多少钱是怎么算的 江苏11选5前三直走势彩经网 股票主要看什么 河南22选5今天预测 02489博彩论坛 下周一股票推荐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 排列3试机号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河南快3历史结果